当前位置:主页 > 天下趣闻 > 塞巴斯蒂安·布罗伯格最新消息_夏尔和塞巴斯蒂安h_

塞巴斯蒂安·布罗伯格最新消息_夏尔和塞巴斯蒂安h_

来源:最美图库 | 发表日期:2015-6-14 7:16:49 | 点击数:314次

更多

失序的世界——对于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来说,困扰世界的地缘政治紧张,可以归结为这一简单却又有力的趋势。我们的世界既非单极亦非多极,而是无极的(non-polar)。这是“一个寻找新秩序的世界”。

200年前的1815年,欧洲领导人可能也有类似的忧虑。在被数十年的战争拖得精疲力竭后,他们齐聚维也纳,谋求建立一种新的秩序。维也纳会议使欧洲享受了将近一个世纪的相对和平,为科技进步的加速、工业资本主义的崛起,以及强大民族国家的诞生奠定了基础。可以说,维也纳和平协议加速了世界的现代化进程。

进步、市场、民族国家——这三大使西方崛起的因素,如今也在造就非西方的崛起。全球的紧张局势、新兴大国和传统强权之间的战略竞争,都是这一推动力的副产品。不仅如此,这三大现代性的支柱,本身正面临着生存危机。这体现出我们时代的悖论:我们同时经历着现代性的全球化,以及对其根基的信心危机。

技术进步带来的分化

我们正对进步失去信心。近几十年,富裕经济体的生产力进步速度显著放缓。一些经济学家提出,数字革命转化为生产力的能力,还无法望电力及内燃机项背。罗伯特·戈登(RobertGordon)、泰勒·柯文(TylerCowen)和托马斯·皮凯蒂(ThomasPiketty)等经济学家因此预计,未来缓慢的经济增长将基于资源投入的增加,而非生产率的提高。过去,生产力的进步创造出更多和更好的岗位;如今,劳动力市场却呈现出只有少数赢家和众多输家的两极分化,这对一个将拥有90亿人口、资源有限、生态系统脆弱的星球来说,可不是好事。

今天与前工业化时期的关键区别,在于是否相信人类进步。对于人类进步的信心,让我们创造并维护有利于创新而非掠夺的环境:政治稳定、产权保护、科技进步。如果技术进步不能产生广泛的共同利益,或者其整体增长率放缓,那么政治、社会和经济稳定就将岌岌可危。

不断加剧的贫富差距

我们正对市场失去信心。与技术进步一道,自由市场被视作现代性的第二大支柱。亚洲、拉美和非洲国家的迅猛发展,主要是市场化改革的结果:过去30年,中国经济往往保持9%以上的增速,使数以亿万计的人口脱贫。印度在20年间,把贫困率从50%降至20%。现在许多增长最快的经济体都位于非洲。

然而,尽管发展迅速,许多国家的贫富差距却在显著扩大。目前,一些发展中国家的不平等现象比上世纪中后期严重得多,高于英国和美国这样的自由市场经济体。有专家会提到库兹涅茨曲线(KuznetsCurve),该曲线表明在经济发展起步阶段,不平等现象会更为严重,但随着经济持续发展,收入分配差距会逐步缩小。但问题在于,富裕国家的贫富差距也在迅速扩大。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的计算,过去30年来,全世界每10个人中,就有7个生活在贫富差距持续扩大的国家。

不断加剧的不平等现象,不仅在政治上引发争论,也对资本主义的经济合法性提出了挑战。经合组织(OECD)和IMF最近的研究显示,较小的贫富差距有助于更快和更持久的经济增长。研究同时表明,收入再分配通常对经济增长有正面影响,只有在极端情况下才有负面影响。世界经济论坛(WEF)的《全球风险报告》将严重的收入不平等现象,列为过去三年的最大风险之一。“严重扭曲的收入分配损害了长期增长的速度和可持续性。”IMF总裁拉加德警告称,“这会导致经济缺乏包容性,使增长潜力丧失殆尽。”

贫富差距的扩大以及经济增长的放缓,还将加剧不同形式资本主义的争论。如果投资工厂、研发或者教育的预期收益下降,那些投资政治的愿望可能会更强烈。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资深研究员莫伊塞斯·纳伊姆(MoisésNaím)认为,腐败——而非资本主义——是俄罗斯、尼日利亚、巴西和印度等国家贫富差距加剧的主要原因。在新兴经济体政府易受腐败和寻租影响的同时,发达经济体也不必自鸣得意。达隆·阿齐默鲁(DaronAcemoglu)、西蒙·约翰逊(SimonJohnson)、约瑟夫·斯蒂格利茨(JosephStieglitz)等经济学家警告称,特殊利益集团对欧洲和美国的政治具有过大的影响力,这对经济增长、政治稳定和社会平等构成了威胁。

新型网络带来的冲击

我们正对政府失去信心。宗教改革、启蒙运动、工业革命——这些欧洲现代历史上的颠覆性变革,都由那些破坏了传统权力架构的非正式网络驱动。蒸汽船和火车不仅运输商品,还传播了包括自由主义、社会主义和民族主义在内的强大思想。与此同时,新的统治集团以强大的民族国家和企业的形式产生。“20世纪中叶是统治集团的鼎盛时期。”哈佛大学历史学家尼尔·弗格森(NiallFerguson)写道。第一次世界大战摧毁了欧洲旧有的王朝统治集团,新兴强大的民族国家以令人惊奇的速度取而代之。

今天,所有国家,无论是民主的还是非民主的,同样面临着信息、商业和社会网络的冲击。这些新型网络能够武装人类,解放创造力并激发变革,但它们也能挑拨离间、灌输党派之争和传播混乱。它们不仅通过提高经济增速和生活水平给人们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,也能放大危机并加剧波动和不稳定。降低一个网络化世界的危险,又能保全网络的良性自我组织能力,是21世纪政治秩序的首要目标。

但新型网络的跨国性质、复杂性和传播速度令各国很难找到这个平衡点。在面对这一新型网络时,自由世界显得自我封闭和两极分化,专制国家往往诉诸铁腕政策。最近的调查显示,过去多年来,对于公共领袖的不信任情绪,以及各种示威抗议活动都在抬头。

可以肯定的是,国家控制在一定程度上的放松可能是件好事。然而,如果各国被广泛认为无法建立一个有效且合法的秩序,那么对于国家基本功能的设想就会变得岌岌可危。极端主义、民族主义、分离主义将会受益。如果国家变得虚弱,那么国家的制度也难幸免。面临合法性危机的政府,将难以作出国际合作需要的承诺、妥协和让步。

相互靠近

又疏远的世界

全球新局势——今年达沃斯年会的主题——同时以现代性的扩张和衰退为特点;它描述了一个正在同时相互靠近却又彼此疏远的世界。对许多人来说,“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小”更像是一种威胁,而非一种期许。这是一种合理的担忧,还仅仅是歇斯底里?尽管界限很模糊,但对环境的恐惧感,却为激进思想的传播提供了肥沃的土壤,加剧了地缘政治冲突的风险,使解决全球挑战的努力变得更为复杂。

1815年,建立新的国际秩序还只是一小部分政治家的事情。从此以后,参与者、沟通和危机的数量成倍增长。2015年,多边外交云谲波诡,远不止于双边事务。鉴于此,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为领导者提供了一个无与伦比的平台,帮助他们获取必要的真知灼见并建立合作伙伴关系,以应对这一“全球新局势”,从而平衡并重建现代性的支柱。

(作者为世界经济论坛议程策划总监,原文发表于世界经济论坛官方网站,本报记者顾乡翻译)

精彩推荐

Copyright (c) 2009 5LAW.CN Corporation,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:豫ICP备13017727号-6 版权所有 法律咨询就上中国法律网律法网[]
文明上网举报邮箱:48844303@QQ.com 服务热线: 4009-222-148 邮箱: service@5Law.cn 有事点这里